音乐教育到底能不能工业化?

作者:鸭脖最新版yabo发布时间:2022-09-03 18:05

本文摘要:昨天偶然看到柚子陪练倒闭了的新闻,这些年里时不时的都能看到一些培训机构特别是一些音乐艺术培训机构破产的消息,搞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音乐演出专业现在是很欠好就业的专业,看着音乐教育工业似乎是很大的工业,可是我身边通常做培训机构的朋侪或者学生都很是辛苦的在坚持,注意,我说的是辛苦的在坚持,而不是辛苦的去赚钱。 音乐艺术教育和其他的教育相比有什么特殊性呢?艺术和艺术教育是不是应该依靠商业化去生存呢?今天就说说这个话题。

鸭脖最新版yabo

昨天偶然看到柚子陪练倒闭了的新闻,这些年里时不时的都能看到一些培训机构特别是一些音乐艺术培训机构破产的消息,搞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音乐演出专业现在是很欠好就业的专业,看着音乐教育工业似乎是很大的工业,可是我身边通常做培训机构的朋侪或者学生都很是辛苦的在坚持,注意,我说的是辛苦的在坚持,而不是辛苦的去赚钱。

音乐艺术教育和其他的教育相比有什么特殊性呢?艺术和艺术教育是不是应该依靠商业化去生存呢?今天就说说这个话题。机缘巧合,2016年开始我在学校担任了创业基础课程的老师,也接受了不少相关培训,也学过一些相关的知识。在教学历程中我也努力的给学生们寻找创业的方式。

教了5年的创业基础,我依然没给我们学生找到一个较好的创业路径,这是我以为作为一个老师很是无助的情况,这个情况我和学校创新创业学院的老师们以及来培训我们老师们讲过,他们也以为确实很贫苦。国家勉励创业,其实是希望让有知识有手艺的人发挥自己的特长,在社会上依靠自己的知识和手艺驻足。

可是教学的期间我就发现,一个音乐家想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创业是一件很是难题的事情。音乐培训机构其实是一个很是难做的事情。我刚搬到现在的新家的时候,楼下就有一个幼儿培训机构,还是用什么美国方法的,然后不到一年就换了店面了,酿成托幼机构了。

作为一个音乐家,同时又是一个大学的创业导师,我发现我们音乐是很是不适合创业的。我总结了一下,或许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 一个培训机构的基本成本太高。

一个培训机构房租水电加上乐器设备,这个前期投入其实很是大。哪怕用很普通的乐器,很简朴的装修,还是需要很大的投入的。如果想看着高峻上一点,这个投入就更大了。人员成本基本上是降不下来的,总是需要有老师,有人看店面的,纵然老板自己是老师,也不行能一边教学一边看店面。

现在音乐专业在读的大学生上课教学生,可能至少都需要100一节课了,所以培训机构用人成本其实也是很高的。如果想找点名师,平时办点运动,这个成本就更吓人了。二、 赚钱的速度太慢。许多人都说培训机构,想措施招来学生,上课就好,只要运营恰当怎么会赚不到钱?其实否则。

音乐教育中间一对一的课程太多了。纵然教乐理视唱这样的课程,也不行能50人一起开课的,更况且学这些工具的学生大多需要选择先学器乐或者声乐,能不能最后凑齐50小我私家开课都欠好说。一个培训机构一个老师大多只能教一到两个专业,固然基本乐理,视唱练耳大多数老师可以兼任,纵然如此,一个老师能教三个偏向就很不错了。举个例子,我本人是指挥,之前是学钢琴的,上大学的时候学过声乐,理论视唱练耳都不成问题,我也就只能教钢琴、声乐、乐理和视唱练耳,没哪个培训机构会教指挥的。

这内里钢琴,声乐都是必须一对一上课的,就算可以小组课,也不行能总上,一个月上一次小组课就算不错了。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培训机构如果想教的学生多,就需要扩展门类,有人可能会说,多加几个偏向不行吗?可以呀,可是哪个偏向招生都是一个渐进式的历程,那么效果就是,开始就只有一个学生,找一个兼职老师来机构教一节课也就赚个百八十块钱的,这样的情况,找个大学生兼职也许还拼集,想找个比力稳定的老师,恐怕也不愿意来,搞欠好由于时间问题人家打车过来,光车费就差不多数节课学费了,这样兼职的老师往往在时间上和事情动力上都欠好,也正常,一星期就来上一节课怎么会有什么动力,没有什么动力,教学上不够认真气,效果就是这个专业偏向没有学生了,或者很难招到新学生了。所以,一个培训机构一般只能有一两个或者两三个主攻偏向,可是这么少的偏向就无法招到更多的学生。

纵然是招生有方,学生招多了,老师就那么几小我私家,老师的事情时间就那些,一对一的课程人数就会有极限。假设,我经由努力可以给自己找200个钢琴学生,可是一对一的课程,一个老师上课的人数是受到时间限制的。如果一个小时一节课,那么200个学生就需要200个小时,一周才168小时,也就是说不吃不睡,也得快要10天,我基础无法保证给学生每周都能上课,效果就是学生和我是双输,他们上不到课,我累死了。

所以,一个培训机构在人员基本上恒定的情况下,教学利润是有绝对上限的。三、 音乐教育性价比太差。

跟数学,语文,英语纷歧样,那些工具高考都考,所以必须得学。现在音乐美术体育都进中考了,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为什么说音乐教育性价比太差。

首先就是音乐不是必须学的,其次,学得优劣别说三两天,三两年也未必看得出来。再就是好的音乐教育比起其他的工具来说,需要持久和较高的支出。

就拿我本人来说,学琴的历程也是不停的换老师,从开始的玩玩,到厥后想干专业,找的老师都是纷歧样的。很正常。

怙恃赚钱不易,音乐教育又尤其的花钱。就说钢琴,想买个能听的钢琴就得几万,找个能把钢琴教明确的老师那就不光是看钱了,还得看有没有机缘了。

在有专业院校的都会里还好说,另有个偏向,在没有专业院校的都会里,基本上就只能靠探询靠问了。那么好的老师绝对都未便宜。现在找个好点的专业院校的老师,一节课怎么也得1000+了,就算自制点也得600到800一节课。可是绝大多数的家长是不相识这个行情的,所以培训机构很难做,就在于培训机构很是清楚学工具的价钱,因为大多数做音乐培训机构的人都是干这个的,专业优劣另说,基本的情况还是相识的,可是他们绝对是不敢把这种价钱挂在自己培训机构的产物列表的。

因为家长们看到这种价钱大多数会疯,究竟大家还都想图个自制。音乐这个工具虽然也是一分钱一分货,可是我前面说了,好的老师和坏的老师可不是一两节课能看出来的,那可能需要三五年。

前面也说了,现在一个学音乐的大学生教一节课也得100元一节课,那么培训机构一节课收费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也就是说如果结业大学生创业自己教,100也就100了忍了,大不了走点量,如果雇人教,总得加点利润,或者让老师让点利,最后这个价钱就不太好说了,可是就这个价钱可能许多家长还会以为贵。这才是最恐怖的,因为他们可能找着市场上水平最差价钱最自制的老师,然而他们还嫌贵。

从这个点上,就可以看到一个音乐培训机构的利润空间有何等的可怜。这个需要说明一下,不是学音乐的矫情,而是学音乐的投入很是大。知乎上有人问过,学音乐的人多长时间能回本,我预计大多数人的回覆都是永远可能都回不了本。

一个学生想进入到专业院校学音乐,正常的情况下的最低投入:每周一节专业课500——1000元一次不等,一件不错的乐器(3-10万不等),家长的陪同(陪练琴陪上课)。这里我又得把中国院王遒老师搬出来举例子了,王老师之所以当年能第一批考上十级,厥后能去德国考上柏林音乐学院,是因为王老师的母亲每周陪他坐火车去北京找老师上课。不说这个经济投入,就说这个陪同就是大多数家长做不到的。

我爱人当年在北京学琴也是夏顶烈日冬战严寒,都是我岳母请假在北京陪着。类似这种情况不胜枚举,每个能够从事专业音乐的事情者,都有小我私家的励志故事。

所以一个音乐人才从学生走入学校再走出来,谁人投入是其他专业比不了的,家里卖屋子供孩子读的人也是有的,在这个基础上另有家长自我牺牲,不计成本的陪同。上高中找人补习数学外语那都是有数的几年,哪个正经学音乐的不是从小学到大的,别说花钱了,就说脸上挨的巴掌都比普通人多几倍,几十万几百万造就出来的人,指望他一节课收您几多钱呢?所以,指望一节课30块钱或者50块钱的家长朋侪们,那还不如不学,因为这个价钱是对这个专业极端的不尊重,也不切合经济学内里的价值由一般社会须要劳动时间所决议的原则。用这个价钱教您家孩子的老师,要么是外行,那么就是对您充满着恨意,冲着两样那真的不如不学了。

所以我小我私家以为音乐教育想商业化很难题。最近这些倒闭的培训机构,也都是用了一些常见的商业模式,好比课程打折,买几多送几多等等这些冲量的方式。这些工具我在一些书里也相识过,我们学校创业学院培训教师的时候也特别讲过商业模式,可是,这个商业模式对于音乐教育来说比力坑。

因为成本降不下来,又没有很坚实的技术壁垒,又不行能在技术上有什么庞大的跨越,靠烧钱也不行能垄断整个市场。简直一开始可以圈一波钱,可是钱进来了,成本还在那里,课还得上,如果开始这波是低于成本价的销售,进的这个钱最后还是得都赔进去,而对于家长来说,搞完一波运动涨价人家立马不学了,最后可能前一轮烧钱投入最后就能留住很少一部门学生,除非换老师来举行教学,就像有些外语培训机构说外教授课厥后外教就消失了一样,家长八成是不接受的。写到这里,我心里是很是很是钦佩谋划培训机构多年的老师们。

特别是在今年疫情的情况下能坚持下来真的是很是不容易的。那么我们说说音乐和音乐教育是不是适合商业化的问题。其实我小我私家是很是阻挡把教育商业化的,不仅仅是音乐教育,而是所有的教育我小我私家都阻挡商业化。为什么这么说。

鸭脖最新版yabo

商业化简直可以很好的设置社会资源,这个是不行否认的,可是商业化的本质是逐利的。而教育的本质是育人,育人和逐利,这自己就存在着庞大的矛盾。

我有几个做培训机构的朋侪就天天在这个矛盾中纠结,他们需要赚钱,可是他们还想育人,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命题。逐利,考究的是效率,考究的是经济利益,就像打印机厂家把每个墨盒寿命都设定好了,到时候无论还剩几多墨就必须报警,必须报废;育人讲求的是什么,我们就不用多说了,我们中国人是最重视教育的,这几千年把所有最好的词汇都给教育了。所以教育的商业化就存在着,忌惮育人就很难逐利,想逐利就难育人的逆境。

音乐教育也是如此,上文提到了,成本高利润空间小,而绝大多数家长不相识学音乐需要的投入,就造成了他们对市场价钱不认可的情况,一方面是高投入高成本,一方面是售价上不去,那么仅有的那点生存空间也被挤得没剩下几多了。这种情况会让许多水平比力高的老师生存很难题,也会让整个行业形成逆淘汰。也就是说,水平欠好的依靠低价也能占领市场份额,水平差价钱低的老师有学生,水平高的价钱高的老师没学生的情况。

久而久之,整个行业的生态就差了。最后说说音乐适不适合商业化。音乐也好其他艺术也罢,都不适合商业化。

艺术如果想要考究字斟句酌,那么字斟句酌的题外话就是不计成本。任何一个作品要想创作乐成,都需要花费庞大的时间、精神,我们也都看到了许多艺术品在后世价值千金,可是他们的创作者其时穷困潦倒。

鸭脖最新版yabo

原因也是因为商业化是逐利的,资本是不行能投资给一个一百年以后才气赚钱的工具,可是艺术恰恰就是这种需要时间去筛选和积淀的工具。音乐作品的创作、排演和演出都是庞大的吞金兽,关键是这工具很难发生经济效益。

1月23日李心草先生指挥国交在北京演了马勒第七交响曲,我的挚友指挥家王琳琳先生说要能演两场就好了,曲目就可以保留了,我其时说接了句,要是能演三场就更好了,可以再稳定点,他说了句,哪有谁人钱呀,第二场搞欠好就得赠一部门票了。是呀,哪有谁人钱呀。

乐团的发展,音乐家的发展最后都得为经济利益让路。这就是很现实的工具。作为一个指挥,算演出成本是我很在行的事情,我更多的希望是通过盘算成原来制止浪费,而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只是全世界都在压榨音乐家的潜力和康健来保证演出质量不崩盘而已。切利比达克其实已经向我们证明晰,伟大的艺术需要时间来打磨的,可是他这辈子的不得志也向我们证明晰商业化的威力和残忍。

前几年国家暂停了全国演出团体的企业化,我知道的时候是很是兴奋的。我小我私家不排挤商业化运营,可是我小我私家认为商业化不是万能呢。该商业化的商业化,不应商业化的就不要商业化。

西欧音乐商业化的毛病现在已经很显着了,我们看到的独奏家也好,指挥也罢,越来越往偶像派靠拢了,所有的选择不是依靠行业的优胜劣汰而是资本利益的需要,这些年轻音乐家的发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靠他们先把钱捞够了再说,注意,我说的是靠他们捞钱不是他们自己捞钱。纵然德国这种有着悠久音乐历史的国家也在思量柏林三家歌剧院是不是太多了,到底要不要关掉一家这样的事情。

全德国现在也没有几个C级以下的乐团了,因为很多多少小乐团都被遣散了,我记得我刚到德国留学的时候也就是02年前后听说前东德地域的小型乐团和歌剧院基本上都遣散了;前几年西南德广播交响乐团要合并旗下的两家乐团,包罗巴登符腾堡州要关闭两家音乐学院,这些其实都是经济闹的,政府拿不出钱来,无论歌剧院还是乐团还是音乐学院如果只是靠市场,那就基本上只有饿死一条路了,固然 音乐学院可以提高学费。音乐这种不发生经济价值的工具,如果靠市场,最后市场上就只剩下有盈利空间的工业音乐产物了。在商业化的社会中,所有的工具都以经济利益作为指引的,这显然也不切合我们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好的艺术对人精神的指引这是款项买不来的。

究竟评价音乐教育水平的优劣最后看的是造就出几多人才而不是做教育的人赚了几多钱,固然我也希望做教育的人能赚到钱,究竟我也是做教育的人,不想穷一辈子,可是前提是要造就出人呀,能把只学过半年钢琴的人送进大学音乐系钢琴专业的培训机构不是来造就人的,那是祸患人的。我小我私家认为,这世界上最乐成的两个基础音乐教育体系,一个是德国的公立音乐学校,一个是前苏联的十年制音乐学校,而这两个体系恰恰都是国家办的,这两个国家在音乐基础教育上的强大不是没有理由的。

国家办的,才不会思量是不是赔钱的问题,这样的教育才可能办妥。转自:北方熊的音乐世界民众号作者:北方熊。


本文关键词:音乐教育,到底,能不能,鸭脖最新版yabo,工业化,昨天,偶然

本文来源:鸭脖最新版yabo-www.yutiancaihui.com